溪末一鹿而待

【丐秀】那年的你

#耽美注意#短篇

微續上篇

(內有秀太、秀爺、丐哥)

文筆不好...請見諒...((跪

以下正文*******

我以為...我不只是你的弟弟

我以為...我可以一直跟在你身邊

可這些....都只是我自己的自以為是罷了...

-------------

"這次委託的任務怎麼要跑這麼遠啊..."身著略為單薄的鹿溪看著手上的委託單正苦惱著,身後卻傳來了一縷哨音,轉頭一看是一名衣著邋遢、提著一壺酒的男人,還沖著自己笑,嚇得鹿溪下意識溜走了

"欸!你別跑啊!俺又不會吃你!"男人輕鬆地追上"俺就覺得你那麼眼熟,果然是小鹿溪嘛!"大咧咧的笑著,邊灌下幾口酒

正想再次甩開男人時,這回倒是讓鹿溪驚訝了"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一臉防備的離男人遠了點

"疑?這不是你自己告訴俺的嗎?你咋忘咧?"正巧瞄到鹿溪手中的委託單"這任務我帶你一起做吧!多點人做總是快的!"說完還不等鹿溪反應,男人逕自將鹿溪抱起,使了個大輕功飛到空中

"啊!!!!!!!!!!!!!!!!!!!!!!!好高啊!!!!!!!!!!!!!!你放我下去!!!!!!!!!!"正想著【我可是一直都待在秀坊,哪有見過這般粗曠的男人】,促不防的被一把帶到空中,害怕得直哆嗦眼淚都快流出來了,而雙手緊緊攀住男人脖頸

"沒事沒事!哥不會把你摔著的!"大笑個幾聲,厚實的大手在鹿溪背後安撫性得輕拍"看你臉還真忘記俺了!俺是莫離!莫離!記得嗎?"

"莫離....?"聽到這名鹿溪忍著淚開始在腦內搜索這人的名字【好像...是有這麼一個名字...莫非是...】"...大哥哥?"

"你終於想起俺了!哥可是一直在找你啊!"責怪似的偷捏了一把鹿溪粉嫩的臉頰【嗯!手感果然很好!】

"那時我還小...怎麼記得住!"鹿溪憋屈的別過臉,這時也剛好到達任務的目標地,莫離穩妥的將鹿溪放下,轉身先與原本同行的男子-----穆嵐風幾句交代後,又轉回來吩咐鹿溪"你只要在哥後面奶,哥決保證不會有事!"

"可我雲裳還沒..."來不及說完,就看莫離向目標衝去就一陣亂歐,自己也只好先硬著頭皮跟上

不到幾刻...三人躺在地上望著天...

"你奶怎沒奶俺啊?"莫離疑惑轉頭看著同樣躺在一旁的鹿溪

"對不起...."自責得在地上縮成一圈

一旁跟著躺著的穆嵐風沒表示甚麼,只是起來後在原地打坐療傷

莫離看到情緒低落的鹿溪,輕拍他的頭"沒事!大不了這任務咱們不做了!別難過!不是你的錯!"

"恩...好"低下頭默默在心裡下了個決定【下次我一定要習好雲裳!!我不要再讓大哥哥受到傷害了!!】站起來開始為莫離和穆嵐風包紮傷口,包紮時,些許是與穆嵐風不熟,鹿溪不好意思和他搭話,包紮完便轉身收拾隨行的包包

過了一會---

"鹿溪啊...穆說要去下個地方了,我恐怕沒法陪你在這了,有事記得叫哥!俺絕對會來幫你!"莫離又像忽然想起什麼,動手解下身上有些破舊的披風,隨後披在鹿溪身上"這裡風沙大,你這麼瘦小又穿的單薄,披風就代我好好保護你!雖然有些舊了...但你可別嫌棄啊!"

******

那時你講的話我依稀記得....

之後與你在江湖各地遇見、一同做任務賺點零花,每日與你在江湖上和樂的玩鬧已變成我最期待的事,而不知不覺中,我就認你是我的哥哥...永遠會給我做依靠....直到那天看見你與穆哥親暱的調笑,頓時心中的痛楚才讓我明白,我對你的感覺是如此特別也才知道我永遠無法走到你的身邊....永遠無法成為你心中的人

隔了幾日,我都不敢去找你,我怕我會當著你的面,說出些不堪入耳的事,直到你主動來找我...給了我一個你親自做的小燈籠說"可以和你師姐給的玉珮一起掛在你腰上玩",這也慢慢想通...既然不能做最特別的,不如就一直當個弟弟陪在他身邊也好,只要我知道他在我心裡是同師姐一樣重要的人。

而你贈與我的東西,我都像珍寶般愛惜,天天披掛在身上,如同你真的會保護我一樣。

***********

你身邊的人一換再換,直到最後你說你認識了一個天策的軍人,對你挺好,你對他的感覺又是比其他人都特別-----就如同當時我對你的情誼....

而我作為一個好弟弟,去支持你,為你加油,漸漸的...你和他就真的在一起了...而你和我...原先還有寄幾封書信..漸漸的...沒什麼來往了...

***********
哥哥...
記憶中...永遠是那年對我溫柔又爽朗笑著的你

*********

"師傅!師傅!你看著桃花樹作甚麼哪?"戴著白色連帽的小女孩站在一名手中抱著一襲破舊披風的白髮男子旁邊

"沒事...在想一個人罷了"

-end-(可能會有續(?))

评论
热度(5)

剛開始使用LOFTER有些還不太懂,請多多指教(•ω•)最近還萌上琅捓榜♥萌萌哒宗主~

© 溪末一鹿而待 | Powered by LOFTER